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圆博客

不闻不若闻之,闻之不若见之,见之不若知之,知之不若行之,学至于行而止矣。—荀 .

 
 
 

日志

 
 

散 文 :江南小巷 (文/春雨)  

2012-11-13 16:10:40|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 文 :江南小巷 (文/春雨) - 春雨 - 和风细雨

         每凡一阵忙乱之后,闲暇时间,我常常相约好友到江浙一带古镇,循幽幽空巷,沿明净小路,去寻找那份悠远和宁静。

  幽深的江南小巷是江南人的命脉,丝丝缕缕贯穿着过去的记忆。由于优越的自然环境,在历史的演绎中,一次次偶然的历史事件,一个个家族的聚迁,江南便渐渐地、不规则地集居了人群,形成了集镇,而小巷则成了它的经络。顺着泛着光亮的青石板,慢慢步入小巷,犹如踱入悠悠的岁月深处。有人说江南的小巷,是历史和现实的接口,外边是红尘万丈,里边却是烟雨梦绕。

  每逢月明星稀,水一样的月光漂洒在小巷中,柔和中含着丝丝清凉,引你穿巷而过,伸向深处。那种忽明忽暗,不知深浅,曲径生幽的感觉既亲切,又惆怅,更秘谧。

  月光透过稀疏的柳枝洒落在小巷边斑驳的木窗上,两壁高高的梯级山墙精细地收藏着历史。恍惚间,随着香气轻曼,你会看到远处巷口一位江南女子挽着装满茉莉花、白兰花的竹篮轻轻走来,像是走进未被尘封的记忆。

 暮春时节,午后的阳光细细地散落在两旁的屋脊上,接着又滑落到青石板,满地沉积的往事便愈显沉默。时光的雕蚀使青石板上遍布了斑驳的伤痕,犹如倾诉着江南一个个聚散离合的往事。

  小巷两旁,一幢幢灰瓦白墙的屋子静静矗立。白墙上层层暮色模糊了它的本来面目,时光的痕迹,给人留下了无数的想象空间。小巷两边多有裁缝店、面馆、杂货铺,铺内的主人那种忙碌也是静悄悄的,手脚纯熟麻利,没有一点声息。不设店铺的屋子,大多已经人去楼空。

  前几天,一位朋友告诉我:“昨夜,我梦见江南了。见到在恬静的江南小巷里,紫色油纸伞下,青翠柳带荷裙,明媚低眉浅笑,还有窗明几净,醇香花雕 ……”

  我不禁想起戴望舒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行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个女郎;

  她默默地远了,   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紫色油纸伞下,青翠柳带荷裙,明媚低眉浅笑,”与“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虽然意境迥然不同,但同样倾诉的是一种足以让人动容的情怀。

“有时会被一句话感动,因为真诚;有时会为一首歌流泪,因为动情;有时会构起无限回忆,因为思念。”江南小巷的这种意境不能不说是一种情操和文化。

  江南梅雨,朦朦胧胧,细细麻麻,总是不紧不慢地下,欲晴又雨,欲停还下,小巷到处湿漉漉的。青苔从巷底爬上两边,细细密密,茵翠欲滴。此时的小巷,“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多显朦胧,也显寂寥。若是撑一把油布雨伞,走在湿滑洁净的青石巷子里,凝聚的水珠随时会飘到你的额头上,周围全是檐下滴答的水声。走着走着,虽然巷小庭深,但你抬头之际就能见到红杏夺墙、古桂遮顶,置身其中恍若世外桃源,让你的心境格外澄澈明净。

  从前,富家之女,有雨出门,均以花纸伞挡雨。袅袅漫步在小巷中,伞顶花鸟虫鱼,各色相间,移动的伞,流动的花,又有伞下美女婀娜摇曳,倾刻间鲜活了整条巷子。雨巷中原本不多的眼睛,齐唰唰地跟着纸伞走,雨巷美女花纸伞便成了江南小巷的一景。

  小巷的冬夏,也是一种风情。夏日炎热,而一到晚间,小巷却格外凉快。有一种穿堂风最是惬意,若搬把椅子坐在十字巷口,只要有风,东西南北可尽享凉爽。

  冬季,江南也偶尔下雪,徒步其间,雪花柔柔地飘在你的脸上,伸手一摸,却早已化去。小巷地气热,难积雪,而两边的房顶却已是青瓦顶白。杏枝光溜溜地嵌镶着白色而变得愈发粗壮了。

  寂寥虽是江南小巷的一种常态,但有些声音,更衬托了它的寥寂。有时小贩挑着担子走进巷子,虽无买者,小贩也不肯错过机会,发出声声叫卖,声音在巷子里悠长地回荡。长长的小巷常常寥无人踪,空气中漫溢着安宁的气息。

  无论哪个时节,江南小巷总是那样宁静。有人把江南小巷比喻成为避风塘,而我觉得她更像一篇飘逸恬静的散文,一幅古雅冲淡的水墨画,一个让人悠然自得的洞天幽境......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