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圆博客

不闻不若闻之,闻之不若见之,见之不若知之,知之不若行之,学至于行而止矣。—荀 .

 
 
 

日志

 
 

(原作)小竹林和芭蕉树-—忆童年——童年的回忆(四)  

2012-12-19 10:38:47|  分类: 童年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作)小竹林和芭蕉树-—忆童年——童年的回忆

 

离无锡著名的“东林书院”不远的一条小巷里,用砖墙高高围起来的一个花园,那就是我叔公家的后花园。

我喜欢叔公家的后花园。不仅他家的后花园比我们家的大几倍,而且花卉草木种类都比我们家多得多,地方又大又好玩,而且非常有生气。自春季开始一直到初冬花园中各种花卉开放不断万紫千红实是好看。桃花杏花纷纷开放花香四溢四处飞扬,吹到鼻空里它慢慢地鉆进脑门一直到心里肺里。当我长大看到日本的樱花后才知道日本的樱花和叔公家的樱桃树有不同,樱桃树和樱花树本为同科但是樱桃树能结果而樱花树是不能结果它的果仅是种子。

芭蕉

而最令我神往最喜欢的是靠近南墙,边上种的三四棵芭蕉树和它下面的几个陶土尖底大鱼缸,因为它里面有水有生命所以生机勃勃。如在下小雨的时候雨根本滴不到身上,人还可以站在大大小小的叶瓣下避雨,看鱼游弋在水中上上下下嘻嘻追逐自由自在,根本无所顾忌,人那有这种奢望啊!等雨下大了你可以加快脚步来个小跑步,就到了竹林里的竹亭里去躲雨,只要你不贪玩留恋在鱼缸边,那么完全可以躲过这一场雨的。

  
(原作)小竹林和芭蕉树-—忆童年——童年的回忆(四) - 静圆 - 静圆的博客
 

这就是我在“长乡思——忆童年”一文中曾提到到过我叔公家花园中的二个景点中的芭蕉一景。        静圆注

古代诗人对芭蕉的诗文中常常流露出一种凄凉和忧伤。如

吴文英《唐多令》: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纵芭蕉,不雨也飕飕”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语带双关,点出自己心中的离愁,实是精妙。挚友分离,恰值秋日,此情此景,即使天不落雨,芭蕉也仍然发出飕飕的秋声,令人平添许多调怅。在此秋高气爽的秋夜,月色皎洁,“天街夜色凉如水”,正适合登楼赏月。但是“月是故乡明”,“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此事最易勾起游子的断肠之思,所以作者说“有明月,怕登楼”。一片凄凉、萧瑟之感涌满词人那颗敏感的心……

葛胜冲《点绛唇》:

“闲愁几许,梦逐芭蕉雨。”

  “梦逐芭蕉雨”一句颇为精妙。“芭蕉雨”是一个悲愁意象,“雨打芭蕉,分明叶上心头滴”。“香篆横轻雾”这一视觉形象已将词人引入梦幻之中,“梦逐芭蕉雨”这一听觉形象又使词人在梦幻之中听到雨打芭蕉的淅沥之声,在梦幻中仿佛觉得淅沥的雨不是滴在叶上,而是敲击着自己的心头,这岂不更加浓了几许愁思?

雨打芭蕉本来就够凄怆的,梦魂逐着芭蕉叶上的雨声追寻,更令人觉得凄恻。

周瘦鹃《芭蕉》——现代苏州园艺家诗中的一联道:

芭蕉叶上潇潇雨,梦里犹闻碎玉声。

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

芭蕉,果真是使人惆悵的一種植物?

李清照

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馀情。

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蕉心长卷,一叶叶,一层层,不断地向外舒展。阔大的蕉叶,似巨掌,似绿扇,一张张,一面面,伸向空间,布满庭院,散发着清秀,点缀着南国的夏秋。 “阴满中庭”形象而逼真地描绘出这一景象。重复上句,再用一个“阴满中庭”进行吟咏,使人如临庭前,如立窗下,身受绿叶的遮蔽,进而注视到蕉叶的舒卷。“叶叶心心,舒展有馀情”.

下阕从听觉入手,夜雨打在芭蕉上,声声入耳,使本来就辗转不眠的词人更加愁伤。「不惯起来听」,这种「不惯」不止是水土气候的不惯,更是词人亡国亡夫之感的写照。

  既然古代和现代诗人对芭蕉如此有情,而见了芭蕉却又伤感忧愁,尤其听到雨打芭蕉的声音倍感凄凉,这种感情只有身在其中的诗人才能真正体会到此中的真情了。由此可见自己与诗人意境相差甚远,是一点都体会不到的。

   我的叔公难道就不知道其中的情景,为什么偏要去种几棵芭蕉呢?这使我久思而不得其解。可是这些诗人大多把芭蕉种在窗前,使诗人晚上听着雨打芭蕉更添愁肠。因此我叔公没有把芭蕉种在西客厅窗前小庭院中,而是把它种在后园墙角并在它的下面埋上几只陶土鱼缸,放养几尾金鱼让它有生气一些,是不是其中的道理呢?因为我儿时并不懂这些诗和诗人们的意念,否则我早就问我的叔公为什么的道理了,现在叔公已去世很久这就算是我的臆想吧。

(原作)小竹林和芭蕉树-—忆童年——童年的回忆(四) - 静圆 - 静圆博客
 

 
    但是我总感觉丛植几棵芭蕉很有情趣,绿荫如盖,炎夏中令人顿生清凉之感这却有什么不好呢?。

听“雨打枯荷”与“听雨打芭蕉”,都会引起一些文人的伤感、凄凉、忧伤。而看竹听竹则情绪与前二者有所不同。

儿时常到竹园中的竹亭坐坐,看看狭而尖的竹叶它的绿色看来很是惬意,春天一阵微风吹过竹叶发出瑟瑟声音,一阵清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细细的春雨落在竹叶上只有轻微的淅淅沥沥声。夏天一阵风后竹杆左右摆动竹叶飒飒作响,一股凉风吹散了热意。点点红樱夹杂在竹叶丛中,竟有万紫千红总是春的感觉。如果有人讲讲故事再喝点凉茶那更有一番滋味在心中了。我不喜欢夏天的哗哗大雨夹杂雷鸣电闪,当听到雨点打在竹亭顶上啪啪作响时,我赶紧用快步奔向叔公叔婆的房间,我最讨厌夏天的雨,刚下雨就盼望马上停止,因为它要雷鸣电闪,很使人扫兴。

 
(原作)小竹林和芭蕉树-—忆童年——童年的回忆(四) - 静圆 - 静圆的博客
 这就是我在“长乡思——忆童年”一文中曾提到到过我叔公家花园中的二个景点中的竹林中的六角竹亭一景。      静圆注

有人说:

竹林听雨需一份闲,竹林听雨,韵在雨中,曲在心中。

竹林听雨需一份雅致,在日出的清晨,听那一片竹海的歌唱。   

竹林,承载了太多的情意,记录了岁月的点滴。

古人云: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

                 宋.——苏轼

细细的叶,疏疏的节;
       雪压不倒,风吹不折。

                 清——.郑板桥

竹还是高雅、纯洁、虚心、有节的象征,古今庭园几乎无园不竹,居而有竹,则幽簧拂窗,清气满院;竹影婆娑,姿态入画,碧叶经冬不凋,乃清秀而又潇洒之物也。

最后我想以唐朝诗人刘长卿“咏竹”

《晚春归山居题窗前竹》:

谷口春殘黃鳥稀,辛夷花盡杏花飛。

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荫待我归。

一“稀”、一“尽”、一“飞”,烘托出春光逝去,了无踪影的一派空寂、凋零的气氛。然而,在这冷落寂寥的氛围中,诗人都却喜地发现窗前幽竹、兀傲清劲、翠绿葱茏、摇曳多姿,迎接它久别归来的主人。

“画有在纸中者,有在纸外者”。诗也可以说有在言中者,有在言外者。“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阴待我归”,以流水对的形式,用由人及物,由物及人的写法,生动地抒发了诗人的怜竹之意,和幽竹的“待我”之情。在这个物我相亲的意境之中,寄寓了诗人对幽竹的赞美,对那种不畏春残、不畏秋寒、不畏俗屈的高尚节操的礼赞。所以它不仅给人以美的享受,而且它那深刻的蕴涵又给人无穷的回味。

印证

诗中说竹子是忠诚亲切的朋友,永远默默站立在那里,以清凉的绿阴迎候诗人归来。

以结束本文

静圆写于2007年12月26日

本文载于静圆博客集汇编/005-随笔/ 005-07-(原作)小竹林和芭蕉树-—忆童年——童年的回忆(四)

于2003-4整理后发表于本博客

笔名静圆乃陶景渊

  评论这张
 
阅读(3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