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圆博客

不闻不若闻之,闻之不若见之,见之不若知之,知之不若行之,学至于行而止矣。—荀 .

 
 
 

日志

 
 

我是人间惆怅客  

2015-12-05 09:15:22|  分类: 随笔杂文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谁?人间惆怅客;“客”是谁?纳兰容若;“纳兰容若”又是谁?不是人间富贵花。

  纳兰说:“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他这样的人,的确不适合生长在人间。若
是非得在凡俗中寻一方去处,那也得是在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这样一个近如仙域的
地方。

  一生的情感,被纳兰一分为三。三分之一给了表妹,三分之一给了发妻,最后三分
之一给了沈婉,一个同他一样才情的女子,在感情最困顿的时候遇到。喜欢表妹,表妹
却选秀进了宫中。正所谓“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一墙之隔,却隔成了天涯,
成了死生别离。婚后与发妻举案齐眉,令人只羡鸳鸯不羡仙。可惜好景不长,婚后三年,
发妻剩下一子后病逝。让纳兰写下“谁念西风独自凉”“当时只道是寻常”这样的句子。而最
后一位女子沈婉,温文婉约,聪慧才情,在情感最无助的时候遇到,却因现实原因不能结
为夫妇。同居半年后。怀有身孕的沈婉离开京城,不料离别竟然成了生死相隔。又半年,
纳兰病逝,年仅三十一岁。正应验了纳兰自己说的那句话——“怪人间厚福,天公尽付,
痴儿呆女。”

  相信大家都知道纳兰的一句诗——“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悲风秋画扇?等闲变却故人
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在惊叹这句话文才绝艳的时候,在伤感这句话多情凄美的时候,似
乎忘却了这首诗的下半阙是——“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锦衣薄幸郎,比
翼连枝当日愿。”这首《桂花令》是纳兰写给自己的小妾的,同样的一位蕙质兰心又爱他如
深的女子。诗中的“薄衣锦衣郎”便是纳兰自己。同样被纳兰辜负的还有他的续弦妻子,面对
这样一个同样爱他的女子,不知他是如何写出这样的诗句——“一种蛾眉,下弦不似初弦好。
庾郎未老,何事伤心早。”纳兰是多情的,也是绝情的。多情似无情,而又后悔多情。

  仓央嘉措有句诗——“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
作相思。”似乎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早知如今会终日惆怅,一片伤
心画不成,倒不如当时从来没有遇见过。只不过发生的早就已经发生了,无法改变,只能叹
一句“而今才道当时错”。

  文人,大多都是多情的。如纳兰所说:“多情不是偏多别,别离只为多情设。”有的人天
生便是情感细腻,因为多情又别离而变得伤春伤别。所以文人悲秋,从来都不是无病呻吟。
只因文人的病,不是文人的人难以知道,即便知道,也会觉得不可理喻。就像纳兰的《饮水
词》家家争唱,但纳兰的心事又有几个人知道。正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慧极必伤,情多无寿。”纳兰最终也逃不开这八个字吧!


【转载】


【静圓注】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清朝第一词人纳兰容若,翩翩浊世佳公子,风流俊赏,倜傥潇洒,然而他的一生恰如烟花三月,虽华美灿烂到极致,却在最绚烂的时刻戛然而止,只留下一缕断肠的笛声,记录了他一生的惆怅。
在这个风起云涌的江湖里,他却如此寂寞,如此忧伤,想要守护梦想与爱情,却眼睁睁看着那些曾经的美丽在最后碎成遍地尘埃,再也无法拾起。
曾经白衣飘飘、打马仗剑,弹指间红颜易老,刹那芳华,当所有的往事都随着时光,化作传奇,唯见宿命的彼岸,纳兰公子白衣飘然,顾盼间,依旧难掩回首时的风流万端。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